桂林山水

「风景若只如初见」

对我而言,旅行就是出逃。
逃离熟悉得麻木的地方,消解掉现实的烦恼,消解掉虚幻的羁绊。
广西阳朔遇龙河

桂林·山水

桂林不是我理想中的目的地,我更喜欢从那些风景中窥探前人的心灵,而很少能被单纯的鬼斧神工打动。
尽管行前从别人游记的照片里依然感觉不到一丝兴奋,未曾想到这次我却真的被那些大自然的山水所感动了,对那些山、水的怀念成为我此行最大的、也许是唯一的收获。



抵达桂林机场,一出大厅就看到广场上一排排色彩鲜艳的塑料美人蕉,塑料树下花坛中修得极为整齐的花儿又长得格外古怪,疑似道具,近看之下,妈呀!像菜花,是菜花吗?@@。。着实让我们诧异了一把,这就是桂林给我的第一个印象。

山·水

从机场到市区的车上,第一次领略桂林的山。
山嘛,有什么好看的!但车窗外那些一晃而过的山马上让我见识到桂林山水甲天下绝非浪得虚名。山我见过太多了,但从来没见过这么美丽、婉约的山。打个滥俗的比方,就是像一个天生丽质的少女,不必特意去惹人关注,自然吸引人眼球。

连绵起伏,层次分明,形状各异,犹如横亘天地间的一幅水墨画。

坐拥这些大自然赐予的山水的桂林人是幸福的;遗憾的是,对于他们而言,山水除了是许多人的谋生工具外,并不再具有其他感觉。坐拥什么忘记什么,一如我的城市里坐拥着大海,也差不多熟视无睹。

真正感受桂林山水是在阳朔的遇龙河漂流。到桂林的当天下午就去了遇龙河,水面上的温度很低,没有预料到的寒冷,尽管冻得瑟瑟发抖差点大病一场,但在无人的下午、天地空灵玩漂流还是十分值得。

遇龙河是漓江的支流,相比已被电动船柴油船污染的漓江水而言,遇龙河的水格外清澈,可以见到底下的水草和石子,所谓“潭清疑水浅”即是如此。平静的水面和两岸的秀丽山峰相映成趣,船工有些得意的说:你看,实景和倒影都分不出来吧!

遇龙河的一个下午,三四个小时,安静得只有竹篙划水的声音和我们的说话声。王维的“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也不过如此吧。

沿途经过不少小村庄,炊烟袅袅。船工一边热情地介绍两岸的山,说它们像什么像什么,说自己小时候常爬山上玩儿。其实,对于那些山像猴子也好像猩猩也好,我并不太感冒,感觉这些都是当地人或当地政府为开发旅游景点附会出来的;那些水墨画一般的山,根本无须像什么,它们是大自然神奇的、偶然的作品,它们因为自身以山的姿态静穆地兀立在那里而美。

我只是感动,这些山,守着这片水,数以千年,关照着来来回回穿行的各色人等;在这里,时空的意义不复存在。一百年如何,一千年又如何?或许,许多许多年以前,也有苏子瞻一般的永远豁达的文人君子,乘着一叶竹筏漂流而过,也许鼓盆而歌,也许沉吟不语……那些山,就是这数千年的唯一见证。

不知什么时候,养成一个习惯,看到一个僻静美好的地方,就要告诉同伴,以后到这里来隐居。虽然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实现这样的理想。总是这么一个矛盾的人,有时希望能走很远的路去很多地方,有时却只想找一个小小的地方安静生活。行前刚看过的电影《面纱》,据说就是在漓江山水中拍摄的,河边村庄给人的感觉倒像极了影片中的梅潭府。临水处一块开着小花的草坪,两个男子斜倚着亲密交谈,周围一片幽静风景心旷神怡——挖塞,像极了《断背山》的经典场景-_-!!

见过遇龙河再去见所谓的漓江精华段是要失望的。

从兴坪到九马画山一段江水早已不复清澈,不宽的水道充斥着各式各样的游船。官船和私船并存,争夺漓江这个聚宝盆。官方大船甚至还在江上烧饭,并且牛气烘烘的横冲直撞,我们乘电动筏到兴坪渔村时还被一艘疾驰而来的官船狠狠地撞了一下,没掉进水里已是万幸,但竹筏的发动机坏了,把船工郁闷半死。

20元人民币背面图案就在兴坪码头对面。掏钱对景,一下子想起《三峡好人》里民工们拿着人民币介绍家乡的桥段,哑然失笑。

漓江两岸的景点都是被介绍滥了的,什么仙女、什么青蛙、什么猩猩……它们都有明显出自文人手笔的好听的名字,不过我都没有记住,山就是山干嘛非要像什么呢!

大名鼎鼎的九马画山也不过是一块巨大的石壁,也没有传说中的诗意。据说能看见九匹马的人必然智商超群,但我想这些都是胡诌,这玩意儿与其说靠智商还不如说靠想象,谁能保证不指鹿为马呢?所以我对指马无甚兴趣,倒是很想指出一头熊出来——因为曾看到某篇游记里有人信誓旦旦地说,自己看到一头熊了。

值得一提的是,漓江边的烤鱼烤虾烤螃蟹真的十分美味,但是怕吃坏肚子,也只好浅尝辄止,留着回来想念

阳朔·西街

在西街LOST

阳朔的名气很大,我一直以为,阳朔会是一个和乌镇、凤凰类似的地方,到了阳朔最著名的西街,才知道我根本想错了。

西街是背靠漓江的一条商业街,建筑都是仿古民居修建的,倘若不是背后的漓江水和抬眼就能望见的秀丽山峰,真觉得和城市里玩民俗风情规划出来的商业街没啥区别。

在别人游记里看见许多西街文字,说西街不是一个观光的地方,而适合住下来慢慢品味。所以我们一个星期的大部分时间都住宿西街。

西街是一个纸醉金迷的地方。

西街是一个逃避现实沉迷放纵的地方。
西街最多最有名的是什么?酒吧。外国人。
在这里,五湖四海的人共同拥挤着一个陌生的所在,心灵似乎格外敞开,似乎真的很容易认识朋友、遭遇爱情(姑且称之),但是,一旦离开这条街,回归了现实的本来角色,这些情感是否会分崩离析?

对于西街最好的记忆是坐在露天咖啡座上,看着来来往往各色人等,漫无目的地消磨掉一个下午。以往的旅行总是风尘仆仆,行程安排得满满的,没有这等无所事事的时光;这次因为是春节,也懒得详细安排,走动了两三天便不大兴趣,任自腐朽。

坐在这里,同伴说,好多小混血哦。笑。据说西街是中国涉外婚姻最高的一条街,不过估计涉外是有的,婚姻倒难说。西街其实已经是西方人的西街了(亦是因此得名),西方人喜欢这里也许是因为它既很中国又很西方。

在西街的酒吧里,翻看一本本厚厚的留言册,常常能找到某种地老天荒、悲天悯人的感觉。我想到《花样年华》的那个树洞。旅行是一种出逃,出逃的意义不在于逃到哪里,重要的只是离开,离开原来的地方、原来的身份、原来的一切。在某个bar,忽然写了许多许多话,然后心满意足地离开。是不是这样,因为“出窍”,就有了倾吐的欲望。

倘若用小布尔乔亚的眼光来看,阳朔不失为一个好地方,是精神的栖息地。所以,总有人留恋这里。

认识一个客栈的老板娘,常常抱着孩子站在客栈门口出神。本以为她是地道的本地人,交谈之下才知道她是汕头人,到阳朔旅游,住了这家客栈,后来,竟成了这里的老板娘。

有一个同城的女孩,在阳朔西街住了一个月,游山、泡吧、食美味、练口语、交朋友,回来后怀念不已。

在阳朔,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不过,我自认为并不是一个小资,对这个称谓也没啥好感。所以小资的天堂对我而言有时也像是地狱。阳朔、乃至整个桂林,虚高的物价是普遍现象。要砍价,狠狠地砍。如果抛开小布尔乔亚,用现实主义眼光看,浓浓的商业味实在要让人作呕。

看见一篇文章里说,西街的小跑堂一个月的收入不过400元,而在西街一个晚上消费400元也是正常的事。小跑堂说,他们根本不在西街消费,“那是游客玩的地方”。

我旅行中最喜欢的一个地方,那里的人称呼我“姑娘/小姑娘”,犹如称呼自家人一样,倍感亲切;在阳朔,一出门,我们听到是“你好啊,美女……”

不管怎样,一次就够了,我不会再回到这个地方。

阿拉丁

西街早已没有原住民居住,但买民族风情的东西还是当地商家盈利的噱头。西街没有什么“绝无仅有”的特色商品,因为那里卖的东西基本上也是在其他旅游区常见的,诸如花布、手镯、工艺品,等等。价格也并不便宜。总之,一切都趋同了。

阿拉丁是阳朔的一家卖印度服饰的商店。店内的灯光打得很棒,尤其是饰品区,形成一片亮闪闪的眩目。墙上贴着老板去印度挑选货品时拍的照片。算是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一家店了,在阳朔的日子,没事就去逛逛。还有,店员的印度风打扮十分惹眼;即使是在西街,也是回头率超高的了。

印象刘三姐

虽然对刘三姐不熟,但所有对阳朔的介绍中都力赞这部张艺谋导演的大型实景演出。那么,就去看看咯。真是沾了实景的光,桂林山水本就那么美,再加上张艺谋最擅长使用的色彩,配合上一流的灯光、音响技术,使得欣赏这场水中实景演出成为一次纯粹、高级的艺术享受。结束后意犹未尽。

我想当地人和当地政府一定对张艺谋感激涕零,仅凭这部剧,每年就创造多少收入,提供多少就业机会。老谋子在云南还有“印象云南”,MS还有其他的“印象XX”……老谋子真会做人呐。

只是,这样高密度的大型实景演出,展示了山水之美,是否同时,也污染了山水呢?

徐悲鸿故居

阳朔有徐悲鸿故居,游记里却很少提到,有个别提到的却以“找不到”一笔带过。这是一个冷门的景点。也许大师,已经不属于今日纸醉金迷的阳朔。

名人遗迹从来是我最感兴趣的部分,本以为找它需要费些周折,不料近在咫尺。西街走到尽头,左拐,不用几分钟就到了。故居外墙镶着几面石碑,记叙徐悲鸿、齐白石、张大千等人在此写生,民风淳朴的旧事。

徐悲鸿故居就在漓江边上,门口就是江水和群山,景色优美,仿佛真能看见当年几位大师在此谈笑风生的身影。同伴说,如果徐悲鸿还活着,看到现在阳朔,真要气死。

好笑的是,我们找到故居,却吃了个闭门羹。不远处的孙文演讲堂亦是大门紧闭。一个工作人员在门后向我们比划,大意是放假之类的。果然是一个冷僻的旅游点,还有春节期间放假的!

是吧,阳朔不需要画家徐悲鸿、不需要国父孙文,只需要你来小资、来迷失、来沉沦。

其他
鞭炮

正直春节,飞机上一个桂林人告诉我,桂林今年可以放炮哦。果然,一进市区就听到噼里啪啦的鞭炮声,看见商店门前落满烟气尚未散尽的红色纸屑。我已经过了十多年没有烟花爆竹的春节,再听到这样的响声,仿佛又回到遥远的童年。

后来在阳朔西街、龙胜大寨以及其他一些村子里,到处听到鞭炮的声音,还有不少游客自己买了烟火,在夜色里绽放。

当地的男孩子普遍喜欢乱扔响炮,走着走着,冷不丁前方就“啪”的一声巨响,一股烟尾随窜起,实在考验心脏的承受能力。

在西街看到一个小女孩,独自玩着小烟火,好像看见童年的影子,记得小时候最喜欢放的也是这玩意儿。同伴说:当然,这种最安全嘛!

几个村庄
兴坪渔村的闻名是因为克林顿曾踏足,慕名而去,大为失望,对克林顿去那里干嘛深表疑惑。除了村民针对游客的摆摊设点、以及展示与美国总统的合影外,建筑残破不堪,没有任何保护,并无什么可取之处,十分怀疑是当地政府为制造声势把美国总统拉去溜一圈。从此以后,此地就以“总统之旅”大捞其钱了。我总觉得,开发景点本身并不错,但不能与人文相背离,像兴坪渔村这样的却未免简单粗暴。

因为去兴坪渔村,打消了徒步漓江的计划,与我念念不忘的浪石村、冷水村擦肩而过。其实我并不知道这两个村庄是什么风景,对此也不抱多少幻想,向往之只是因为这两个像极了武侠小说的地名(冷水、浪石)让我浮想联翩。带干粮徒步穿行这两个江边村庄,途中找个也许屋棚漏风的驿站休息,是不是也有点古侠客的苍劲风范呢?呵呵,也许没有成行,倒留下更多想象的空间。

旧县是遇龙河边的村庄,据说是阳朔县保存古建筑最好的村子。古建筑向来是我旅行中最喜欢看的东西,所以虽然第一天没来得及上岸,后来还是找了时间专门又去了一趟。

旧县是一个非常宁静的村庄,田野里绽放着黄色、白色的油菜花,一派与孟诗相若的田园风光。而刚进旧县没走多久就看到一户高宅大院门口的对联:宅近青山同谢脁,门垂碧柳似陶潜。对联作得一般,但主人对谢、陶的倾慕可见一斑。揣测主人是不是一个在城市里呆腻了回归田园的风雅(或附庸)之人呢?可惜大门紧闭,否则还真想拜访一下。

黎家大院和黎家宗祠是旧县最有代表性的古建筑。事实上,这个走出多位进士、举人的大家族如今只剩下一座空荡荡的大宅子述说着往昔的辉煌岁月——而即使是这片宅子,甚至大部分珍贵的雕花窗廊已被商人拆卸到西街贩卖。门口处一个修缮捐款箱安静地摆放着,但我总觉得,这座千疮百孔的宅子是再也回不到往昔的,而所谓的修缮也遥遥无期,它就在这里慢慢衰老,直至死亡。

  ……

  十二楼旅行 guilinchina.cn,带你了解桂林原汁原味的风土人情,领略漓江深处那些鲜为人知的文化魅力~我们的网站始建于2003年,靠的是真诚和执着,如果你遇到一间隐世小店、一家极致美味的餐厅、一处令人无法忘怀的景致,欢迎投稿,小编QQ/微信号:81381862!

0

-END-

更多精彩:「桂林旅游攻略」「桂林摄影团」